最近Lanvin创意总监阿尔伯•艾尔巴茨(AlberElbaz),就像当今才华横溢的设计师候塞因•卡拉扬(HusseinChalayan)和设计师阿瑟丁•阿拉亚(AzzedineAlaia)一样遭受着巨大压力在设计服装。

  “我不明白时尚犹如马拉松比赛,在今天,设计师们都希望自己设计的品牌做大、做强、更快地发展,如果不发展就会被市场淘汰,就像一名歌手如果没有创作出10几首伟大的歌曲,她也会被淘汰,如果一个导演没有导出5部惊人的巨作,也是无法生存的,如果要当作家,也同样需要写出至少3部文学作品。而现在的服装设计师们,每年都要创造出6-8场时装系列,甚至有很多设计师已经有长达20年的职业生涯,那就是需要设计出250多种服装系列,就好比DanielleSteel可以写出250本书籍。

  “这样你就可以明白为什么有的设计师喜欢另辟蹊径,为什么有的设计师喜欢谈论自己,你必须找到一种方式来改变。Alber虽然知道如何把我这个度,但是谈到他自己的应对压力的机制时,他开玩笑的说:“我不喜欢服用药物,但是没有它们也不行,我是一个有毒瘾的人,因为我是犹太人,我也是一位经商者,我也不喜欢参加派对,因为我上镜不好看,我逃避压力的方法就是看电视,就像冥想一样。”虽然他所在的Lanvin品牌已经成为时尚界最成功的标志,但是Elbaz经常回忆起以前推出这个行业的点点滴滴,比如2001年YSL品牌里TomFord解雇了他作为创意总监的职位。

  Elbaz解释道:“在YSL里我觉得自己就像女婿一样,是整个家族的一部分,当我被解雇后,我觉得自己像寡妇一样,充满着痛苦,但是这一点都没有将我击垮,我从来都不是YSL的Elbaz,也不是Lanvin的Elbaz,我就是一个个子小小又胖胖的Elbaz。”随后,这位设计师也将考虑进入医疗护理程序中。

  Elbaz说:“我想成为一名医生,我有忧郁症,所以我必须用药物,我喜欢护士们,我也喜欢医院里的食物,但我认为10年的培训才能成为一名医生对于我来说太长了,而且我看不到任何时尚感,但是我仍记得观看电视的情节:由于恐怖袭击,有个女人的丈夫失踪了,我想这个对于我来说并没有什么,我只记得那个女人穿的衣服,但后来我意识到自己的工作,作为一名服装设计师,我希望带给女性微笑,就像带给她们巧克力的那种满足感。”

  尽管赢得了无数奖项,比如Elbaz获得了2005年度CFDA最佳国际设计师,并于2007年被授予法国著名的军团荣誉奖项,设计师Elbaz最值得骄傲的成就就是他的谦卑。

  “YSL赋予女性权利,Chanel赋予女性解放,当我加入Lanvin,我想我能给女性们带来什么呢?有一天,我从一个在纽约的朋友寄来的短信,她在一辆出租车上准备到法院面对她讨厌的前夫,她对我说:'Alber,我穿的是一件Lanvin的裙子,我认为这件裙子可以保护我。'这是我收到的最大的恭维,500g的丝绸竟然可以保护她,这确实挺让我开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