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圈,风光无限,暗流汹涌,奖项层出不穷,优秀的设计师越来越多。如今的设计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但金子总是会发光的。跨界依然是热门的,但也不是随便就可以跨的。

  澳珀家具创建人朱小杰携手哥本哈根皮草设计中心于2011年在上海展出了最新的合作作品。作品运用朱小杰最为钟爱的乌金木,采用皮草镶嵌技术,用水貂毛的拼接方式塑造各种形象,高贵的水貂毛与珍稀的乌金木的结合相得益彰。

  朱小杰的设计是中国设计、中国文化、中国制造,融合了中国传统工艺、东方设计元素、西方朴素概念以及独特的边缘设计。

  在此次系列中,朱小杰将自己的中国文化背景与其对西方朴素概念的理解融合在一起。“这次合作融合了东西方元素。我们将东方的艺术理念融入西方的设计工艺中。”朱小杰说。“我运用皮草原料来体现其天然之美,木材及皮草的纹理在我的设计中有了新的生命。”朱小杰总结道。

  朱小杰用木头、皮草和金属做了很多东西,除了要表达木头的温暖,皮草的柔情外,还希望借此体现老子的思想。古代中国,经常以阴阳、刚柔等词来表达男女,而老子说“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即万物都有两面,阴阳相融,世界才能生生不息。因此,才有了皮草与金属、木头的水乳交融。于是他为家具区分了性别:男人系列与女人系列。

  在这里首先介绍朱小杰作品中的女人系列,这是木头与皮草的故事。当朱小杰在丹麦向女设计师罗娜学习皮草设计时,看到她把不同深浅的水貂皮剪成长条,然后随意组合,把乌金木,年轮肌理用水貂柔和的毛发表达得如此完美,朱小杰不知如何形容当时的感受。既有如云似水的温柔,又有乱云飞渡的粗犷。后来他把它做成了椅子,取名叫罗娜椅。

  有了女人系列,自然也少不了男人系列。2010年7月,朱小杰应音乐家朱哲琴邀请,以家具设计师的身份前往西藏参加“世界看见民族手工艺寻访之旅”。藏族也是一个喜欢皮草的民族,在其服饰及家具中都可以找到皮草的装饰。为此,他设计了许多与藏族有关的作品,其中一件叫藏椅,这是金属与皮草的故事。他觉得卡拉与海豹有着男人的刚性与魅力,不锈钢与海豹皮草的搭配,卡拉与青铜的组合,金色与银色在闪闪发亮的冷色中不仅突显了一种冷银之美,更有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高傲。当你小心翼翼的抚摸时,当你鼓足勇气去拥抱时,你才知道,他们同时也是一群好男儿。在冷酷高傲中,里面却有着与女人一样的细腻与柔情,只是味道不同而已。椅子看上去非常硬,你觉得不舒服,但坐上去尝试一下,你会觉得它非常舒服,它很柔和,而且每个细节充分体现着如同女人般的细腻。

  乌金木,采用皮草镶嵌技术,用水貂毛的拼接方式塑造各种形象,乌金木来自西非,英文为“Zingana”,朱小杰为这种边材白色、心材为黄褐色的木头取了个中文名:乌金木。由于其干燥与加工工艺相当复杂,因此一直未被广泛使用于家具制作。凭着对乌金木的热爱,朱小杰花了十几年的时间反复实验,根据其纹理与木质的特性,专门研究了特别的加工方法。当乌金木的横切面以“森林桌”的形式出现之时,观者无不被其特殊的年轮肌理所打动,从此,一系列以乌金木为表现材质的家具,成为澳珀区别于同类品牌的特殊名片。尚鱼

  丹麦哥本哈根周皮草与木头设计作品

  软椅  材料:乌金木、貂皮

  罗娜椅  第一件关于女人系列的作品

  兔椅  材料:乌金木、貂皮

  藏民椅  材料:钢、海豹皮  灵感:去西藏考察回来之后,很想做一把椅子来表达藏民那种粗犷天然的特性,对比着女人的柔情,这张藏椅则完全是一副阳刚冷酷的模样。

  钱椅  材料:钢、海豹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