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期一周的纽约男装周已经荣耀结束,在这一季纽约男装周上,我们看到了低调实穿的设计,也看到了好玩新奇的新设计师作品,但与此前的巴黎、米兰、伦敦男装周相比,这次纽约男装周似乎还是显得过于安静了,许多大品牌如Tommy Hilfiger、Coach、Thom Browne和Public School,全都选择了静态展示,并没有RUNWAY,这里仍缺少一个Burberry于之伦敦的超级品牌吸来引国际媒体与买手前往纽约。

  为什么全都选择静态展呢?选择静态展会不会影响纽约男装周的未来发展和如今的影响力呢?BOF时装商业评论在最新的报道中给出了我们答案。

  一、名人仍有出席 影响力依旧

  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估计,本周在克拉克森云天广场(Clarkson Square Studios)将有3000人出席此次男装周,其中在官方注册的媒体与零售商就达500人,少部分人因在国外而将缺席。大部分的国际媒体是由协会赞助的,当然广告商和品牌们也有帮忙。尽管Steven Kolb说最终的目的是“让他们意识到是他们自己要来的。”这是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第一次自己制作一个时装周,Steven Kolb和他的团队拼了命才找到合适的赞助商,其中有亚马逊时尚(Amazon Fashion)的冠名赞助以及一些美国公司的慷慨出资,比如凯迪拉克汽车(Cadillac)和新诺拉腕表(Shinola)。“我们找的所有赞助商都是有道理的。”他表示:“我们不是在卖狗粮。”

  对于在2011年开创其同名品牌的设计师Todd Snyder而言,4天的活动意味着在拥挤的女装周中开辟新路。“不用跟女装品牌竞争真是太好了(对于出席者而言)。”Snyder说道,本季开始他通过一个在巴黎的showrrom销售他的设计,在伦敦则是与一家公关公司合作。(这位设计师估计他春季销售将有45%来自美国零售商,45%来自日本,还有10%来自于他的全新市场——欧洲。)

  头排自然也充斥着各类名人。在周二的Todd Snyder时装发布会上,出席的明星包括了Christian Slater、Joe Jonas和奥兰多魔术队(Orlando Magic)的Victor Oladipo。美国职业篮球联盟(NBA)明星Dwyane Wade和纽约巨人队(New York Giants)的Victor Cruz的身影则是四处出现。

  二、商业原因 减少对年轻品牌的成本

  周二早上,时装周由已经在巴黎展出了其品牌的主线的Thom Browne拉开帷幕,并在周四晚上以将自己的发布会从米兰搬回了纽约的John Varvatos作为闭幕秀。的确,这次的男装周日程呈现了一种混合的态势,一部分设计师如Rag & Bone和Tomas Maier将纽约作为自己展示设计的首秀之地,一部分则早已在欧洲完成了这一季的展示。过去,Calvin Klein的男装创意总监Italo Zucchelli曾在这里办秀,这一季品牌却选择在米兰走天桥,仅把静态展示放在纽约。那么,既然纽约已经存在了这么一个有组织的男装周,他是否会准备将整个运作都转移回美国呢?这位设计师回答道:“这是个很大的问题,要视情况而定。这其中有一些商业的原因,也有很多其他的原因。时尚是个复杂的东西。”

  不过对于一些同时进行男装和女装展示的年轻品牌来说,二次展示意味着更高的成本。“我觉得男装周对我们来说意义非凡,”Matthew说道,“另一方面,由于我们打算同时发展男装和女装,做四场展示则显得压力太大。站在财务的角度来说,让它们一起展示更有意义。不过,分开办秀则让我们能分别把男、女装展示给那些真正想看到它的人们。”他补充道。

  三、保留新鲜感 规避“时尚疲劳”

  纽约男装周也传染给买手和编辑们一种“时尚疲劳”,让他们感觉自己一年12个月都要赶场出席展销会(Trade Shows)。目前为止,如何排出一张完整组织的日程表似乎仍然是这个问题的最佳解决方案。“如果真的有更好的办法的话,我不知道那将会是什么,”Steven Kolb认为。Neiman Marcus的买手总监Ken Downing补充道:“我不相信会有疲劳。我们必须让这个产业动起来。我们生活在一个国际化的世界里,你不可能不出差就能做到我们所做的事情。”

  下一次的纽约男装周计划定在2016年1月28日至31日。也许它还要通过几季来确立自己在国际时尚日程中的地位,但其对于美国男装带来的关注作用已经是不可否认的了。“我觉得这也扩大了文化影响。”Bruce Pask指出,“它影响着教育。校园里的年轻设计师们看到了,作为男装设计师也能存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