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华衣网 > 服装时尚 > 流行趋势 > 正文

草间弥生又在纽约展出两个新镜屋 排队几小时参观几分钟

2017年11月16日 09:57  来源:界面

草间弥生又在纽约展出两个新镜屋 排队几小时参观几分钟

题图为草间弥生在2016年时与作品的合影。图片来源:David Zwirner Gallery、Yayoi Kusama、Highsnobiety

  这两周,一阵又一阵的冷空气瞬间把纽约带进了冬天。和冷空气一起登陆纽约的还有日本艺术家草间弥生的最新展览Festival of Life(生命庆典)以及Infinity Nets(无尽的网)。

  和过往一样,草间弥生的展览总是对纽约观众格外具有号召力。所以即使气温到了零下,展出场地外仍然可以看见绕场一周的露天长队。不时有工作人员出来播报:“目前队尾观众的等待时间已为1小时、2小时、3小时……”但排队的观众丝毫不为所动,依旧搓着手,缩着脖子,随着队伍慢慢向场馆入口挪动。

  这次的两场展览依旧由纽约画廊David Zwirner Gallery承办——2015年时,展出了“消融屋”的“草间弥生:给我爱”展览也由该画廊举办。两场均采取免费向公众开放的形式,展期一个半月,自11月2日开始,至12月16日结束。免费加之展览时间有限,都加剧了展馆门口排大队的情况。

  这一次,David Zwirner Gallery在自己位于纽约上城和切尔西区的场馆中展出了3个“屋子”以及艺术家的部分装置和画作作品。

  其中,有两个屋子是草间弥生2017年最新创座的镜屋Let’s Survive Forever和Longing for Eternity。前者将曾在美国康乃狄克州“玻璃博物馆(The Glass House)”制作“水仙花园”时使用过的金属球丢到了镜面空间中,创造了一个“宇宙”。后者是利用彩灯和镜面做了一个观众需要伸头才可以看的巨型万花筒。

草间弥生又在纽约展出两个新镜屋 排队几小时参观几分钟

Let’s Survive Forever(2017)

草间弥生又在纽约展出两个新镜屋 排队几小时参观几分钟

Let’s Survive Forever(2017)

草间弥生又在纽约展出两个新镜屋 排队几小时参观几分钟

Longing for Eternity(2017)

草间弥生又在纽约展出两个新镜屋 排队几小时参观几分钟

Longing for Eternity(2017)

  从追踪这位艺术家最新作品的角度来说,这次的展览非常及时和前沿,能满足艺术家铁杆粉丝的需求。但对于多数普通观众,从直接的视觉感受,以及自拍上传社交网络的需求满足度来看,纽约的这次展览效果可能不如加州展或是两年前的“给我爱”展览好。甚至到场的不少观众冲着镜屋而来,却直到离开才发现自己等着看的其实不是心里想的那个镜子空间——许多人以为此次在纽约展出的镜屋是以灯光和镜面组成的“无限镜屋:灵魂闪耀(Infinity Mirrored Room:The Souls of Millions of Light Years Away)”。

草间弥生又在纽约展出两个新镜屋 排队几小时参观几分钟

Infinity Mirrored Room:The Souls of Millions of Light Years Away(2013)

  而且整个观展体验还引发了不少吐槽。

  抛开在寒风中以小时计的等待体验不说,进入场馆后,如果想要参观镜屋,观众就必须接受展方提出的参观时间限制。在Let’s Survive Forever里,参观者可以逗留1分钟的时间。而在Longing for Eternity里,参观者能够驻足欣赏的时间只有30秒。现场工作人员大多数情况下会稍作通融,但延长的参观时间也不会太久,一般也只有15-20秒。

  于是,社交网络上出现了不少诸如“排队3小时,看展3分钟”,“在这个展览里,你只有一次拍照机会”之类的段子。也有媒体专门刊载了如何在该展览中快速拍摄一张完美自拍的攻略。

  好在,两场展览中除去镜屋,其它的画作和装置展品的观展时间没有限制。这当中关注度相对更高的是草间弥生在2011年创作的All My Love for the Tulips,I pray Forever。这也是个“屋子”型展品,纯白的空间被红色波点装点,屋子的中央还有一支白底红波点的郁金香雕塑。

草间弥生又在纽约展出两个新镜屋 排队几小时参观几分钟

All My Love for the Tulips,I pray Forever(2011)

草间弥生又在纽约展出两个新镜屋 排队几小时参观几分钟

All My Love for the Tulips,I pray Forever(2011)

  相较而言,目前仍在加州举办的“草间弥生:无限镜子”展可能更对普通观众的胃口。它的展览时间更长些——从2017年10月21日至2018年1月1日。提前网络售票的形式也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了观展人流。而且,加州展的展出空间也相对更大,展品也更丰富。主办方The Broad共引入了6个镜屋、1个消融屋,以及一系列画作。对于想要在镜屋中大拍特拍的观众而言,比起纽约新展,加州展无疑会是个更好的选择。

  借此机会一起来看看加州展展出的经典镜屋前辈们(“无限镜屋:灵魂闪耀”亦有展出,已在前文中出现)——它们的存在也使得之后打着镜屋旗号的展都能吸引大量的观众,包括这次的纽约展。

草间弥生又在纽约展出两个新镜屋 排队几小时参观几分钟

Aftermath of Obliteration of Eternity(2009)

草间弥生又在纽约展出两个新镜屋 排队几小时参观几分钟

All the Eternal Love I Have for the Pumpkins(2016)

草间弥生又在纽约展出两个新镜屋 排队几小时参观几分钟

Dots Obsession – Love Transformed Into Dots(2007)

草间弥生又在纽约展出两个新镜屋 排队几小时参观几分钟

Infinity Mirror Room—Phalli’s Field(1965)

草间弥生又在纽约展出两个新镜屋 排队几小时参观几分钟

Infinity Mirrored Room—Love Forever(1966/94)

在线咨询